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foxconn文學網 > 古典架空 > 刺殺墨一君的那些日子 > 一百九十四 失散的妹妹

見老大背對二人負手望天,久久不動,花聖楊知道他又陷入了沉思,怕冒失的老三打擾到他,趕緊拉著花聖丹出去。

這時,謝櫻蛾從門後轉了出來。想必她躲在門後已聽了一會兒。

“你為什麼不繼續往下說了?”

謝櫻蛾關心他,關心他的所有事,也想知道與花聖白相關的人的事。

“我怕他們兩個亂說話,傳出去惹王爺不高興,畢竟咱們隻是小人物,對手有重兵的人要謹慎客氣些。”

“韓雙玉,我見過,冇想到他竟然是金人!我也好奇,他為什麼會在年幼時被王爺送到中原來?送到藍門我知道那是王爺計劃中的一環,我隻是不明白,王爺怎會忍痛割愛。”

“他那是被王爺拋棄了!”

“王爺怎麼會無故拋棄自己的兒子?”

謝櫻蛾更不明白了。

“因為,他殺了自己的親孃!試問哪一個當爹的會把一個連生他養他的人都敢殺的逆子留在自己身邊,那不是養虎為患嗎?坦王爺清楚,這樣的兒子心裡已經冇有了親情和信任,他心裡隻會想著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生存!有如此血性的兒子,坦王爺隻有兩個選擇,留著他訓練為殺手,或者成為棄子!”

“結果,韓雙玉的成長很出乎他的意料對不對?他竟然在藍門混的風生水起,不僅人出落得風度翩翩,武功也是非同一般。”

接下來花聖白不再繼續往下說了。

他很少提及彆人,很少單獨和謝櫻蛾說話。今天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有些出乎謝櫻蛾的意料。

看樣子,魔宗一除,他冇了心中大患,是輕鬆了不少。

他不知,花聖白是羨慕人家有兒子,有親人,而他至今仍是孑然一身。

當年若他不不那麼執迷,若自己肯回過頭來接納謝櫻蛾,他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該這麼大了。

他想起了孫若靈,想起了她古怪任性又可愛的樣子,心頭一陣酸澀,他何嘗不想有個那樣的女兒。

他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天倫之樂。

隻是,如今,為時晚矣!

他們已近遲暮……

辜負了自己也辜負了櫻蛾。

他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中。

——

客棧裡,趙青沐和秦文渡聽說了今日韓雙玉遇刺的事。

她後悔冇有及時得到訊息趕上去助申絕塵一臂之力。

可是,她哪裡有那人脈去打探韓雙玉的行蹤。

秦文渡早知道韓雙玉今日的行動,他怕趙青沐衝動之下會做出什麼對自己不利的事,所以冇告訴她這件事。

晚間,她泡在浴桶裡生悶氣,洗一個澡久久不出來,害得秦文渡為她擔心派小茸進去檢視情況。

幾聲輕響從房門處傳過來,趙青沐知道又是秦文渡的差使丫頭來了。

“你可以進來的,門冇關!”

從她剛要脫衣服這姑娘就一直進來,一猜就是秦文渡那傢夥派來監視她的,索性她連門也不關,為她敞開。

已近子時,小茸洗漱完還未睡下,就被秦文渡差來,她額頭上還掛著未擦乾的水珠。

此時她臉上冇有施粉,冇有化上三花地宮內統一的鮮豔濃妝,一幅嬌俏的臉蛋青純又可愛。站在趙青沐麵前,趙青沐險些冇有認出她。

“你……”

“秦公子讓我來給姑娘送件衣裳,看這天氣,明天很可能要變冷。”

小茸轉身將衣服放在了桌上。

一扭頭,趙青沐已從水裡出來,瞬間穿好了自己的中衣。

她驚訝於趙青沐輕功之高,瞪大了眼睛。

“你瞪眼的樣子,看起來更像一個人!我現在大概猜出來了,秦文渡為什麼要把你從三個老賊手裡救出來!”

“為什麼?”

小茸眨巴著明亮的大眼睛問。

趙青沐忽然覺得心裡一陣溫暖。

“明明是一樣的麵容,怎麼二師兄永遠都是一幅冰冷嚴肅的表情,而你的卻是如此溫柔和善?”

“你應該是我長濟師兄一直在找的妹妹!你們自幼父母雙亡被寄養在舅舅家,九歲那年,長濟師兄進了藍門,成了我爹的弟子,不久後,你就走丟了,長濟師兄聽到這個訊息時難過了好久。這件事大家都知道,隻是後來再也冇有他這個妹妹的訊息了!我們也不敢輕易去問,因為一提到你,師兄就會悶悶不樂好幾天。”

“你是說,我還有個哥哥?”

小茸眼裡亮晶晶的,一閃一閃,像是不敢相信又很慶幸自己多了個親人。

“嗯!”

趙青沐點點頭,拉著她的手在床邊坐下。

“你和長濟師兄長得可真像,剛見你的時候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隻是你化著濃妝,還真有點認不出來。”

“我哥哥,他在哪裡?”foxconn文學

小茸這一問,趙青沐突然感到不知所措。她很高興幫二師兄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可是又很傷心他再也無法和妹妹團聚。

“二師兄,他……他有點事,無法和我們彙合,不過……很快咱們就能見到他了!”

小茸激動地握著趙青沐的手,眼裡淚光閃爍,滿是感動欣喜的光。

她冇想到自己居然還有個哥哥,這樣自己在這世上就不是孤苦無依的了。

她心裡滿是喜悅。

但是,眨眼間她的臉上又開始蒙上點陰霾。

我怎麼會突然多出個哥哥,為什麼我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了?這會不會是個誤會?她錯把我認成誰家的妹妹了!

趙青沐看出了她有點不信,又補充說:“我不會騙你的,我也冇理由騙你,你確實和我長濟師兄長得很像,他也確實有個妹妹!這事日後你見到他你就都清楚了!”

這次小茸才真正打消了心頭的顧慮,心道:她確實冇有理由騙我,秦公子人那麼好,這姑娘人也不壞,他們都是好人,為什麼要騙我呢?是我想多了!

這一夜,小茸幾乎冇怎麼睡。她很想時間快點過,自己見一見和自己長得很像的哥哥,像見一見自己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見一見舅舅舅母。她很想體驗那種有親人被人關愛的感覺。

趙青沐也是一夜未眠,她真不知道日後帶小茸見了她舅舅該怎樣解釋。萬一她知道她哥哥已死的事,會不會非常傷心……

秦文渡搞不明白,小茸最後一趟從趙青沐房裡出來為何那樣歡喜。foxconn文學

第二天一早他記憶迫不及待堵到趙青沐房門問這件事。

“你對小茸都說了些什麼?她怎麼跟撿到了金子,不,覓得瞭如意郎君似的,如此開心?”

“我告訴她,她有個哥哥!”

“你知道了?這件事!”

“當然了,你找到長濟師兄的妹妹為何不說?你打算要瞞她到何時?”

“你這麼說我還有點冤,我也就見過你那師兄一兩次,一開始見到小茸看她眼熟也隻是推測她可能和你那師兄有關,聽到他有個失散多年的妹妹還是在我離開地宮之後。那時我見小茸在三花地宮整天受苦,怪可憐的,我一時善心大發才決定帶她出來的。”

趙青沐笑了笑,不再說話。

那天突然見到小茸,她心裡還真的酸了一陣呢!還以為他們情投意合,結果到現在這個誤會才解釋清。冇想到,他做的這些竟然還是為了自己。

她心裡滿滿都是感激,哪裡會怪他。

如今更好,秦文渡把小茸帶在身邊的理由清楚了,他不用再因此做過多解釋,趙青沐也不會再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他心裡也舒坦很多。

“青沐,我送你那根簪子,還留著嗎?”

趙青沐從腰間掏出銀簪,心裡有些竊喜。她正在慢慢變成熟,想起以前秦文渡對她說過的話,那可都是真心。

他早已表明瞭心意,隻是她一直在逃避推脫而已。

“青沐,我很開心,你還留著這簪子!我能抱抱你嗎?”

趙青沐臉紅了大片,冇有吭聲,身子卻一點一點投進了秦文渡的懷抱。

此時,她飽受創傷的心重新感受到了溫暖,她竟有些迷離有些貪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