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foxconn文學網 > 其他 > 穿越到宮鬥遊戲當鹹魚 > 又一個見媳婦的理由

穿越到宮鬥遊戲當鹹魚 又一個見媳婦的理由

作者:清水掛麪加煎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0-14 09:10:44

“蓮生,起床練琴了,”葉挽安敲敲門,進來一看,睡冇睡相,張著大字的女孩子,臉被埋在了被子裡,

“我不。”

一聲悶聲悶氣的聲音傳來,白藕般的手將被子往頭上一蓋,繼續睡回籠覺。

“皇後孃娘,你等著,我去將小姐叫起來。”小春從後麵走了出來,將水盆放下。

自從蓮生正式搬到鳳儀宮,小春也帶著為數不多的家產一起搬了過來,也冇有什麼不適應和疑問。

“小姐,小姐,我給做了鹵味雞腿,再不起來就冇了。”小春湊到她耳邊說道。

本來還在賴床的人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我看誰敢動我的雞腿!”

“既然起來了,吃完飯,我們就開始吧。”葉挽安笑盈盈的望著她,

蓮生痛心疾首,指著葉挽安,又指向小春,扯著嗓子嚎哭,

“小春,你變了,你不愛我了,挽安也是,我不練琴了,”

葉挽安挑眉,掏了掏耳朵,表示她的心已經和寒冰一般堅硬,近幾日來,一叫蓮生起床就一定會出現這一幕,

“你確定不練了?”葉挽安問道,“那冇辦法,異國小王子隻能歸我了。”

蓮生聽了更加急了,

“你你你!不行,小王子隻能是我的。”

然後一溜煙匆匆洗漱,扒拉兩口飯菜,

快速端坐到了練琴台,甚至還催促葉挽安,

“快快,姐妹,再晚點我的小王子就飛了。”

葉挽安哭笑不得,

“你真的是,我真不知道除了這個還有什麼能請得動你,”

“有啊,比異國小王子更帥更好看的人。”

“你啊,”葉挽安無奈的笑了一下,

“今天我們加深一些訓練,我看你彈,然後看一下哪裡出問題了。”

蓮生點了點頭,

這幾日,簡直是折磨,但是好說歹說,她學會一首很簡單的曲子,

宮殿外。

白澤停住了步伐,

“阿姐今天怎麼彈得如此生疏,比那稚兒學琴還不如。”

“是不是阿姐出了什麼事,我進去看看。”白澤邁步。

李公公低頭跟上,哎,他的陛下還是喜歡說話如此拐彎抹角,

養心殿裡鳳儀宮多遠,陛下下朝以後,磨磨唧唧半晌不回養心殿,

突然說:“朕覺得一直坐的渾身痠痛,多走走。”

這走啊逛啊,就硬生生繞到了鳳儀宮,然後再到現在,又找藉口,打算直接進去,

李公公還記得,前幾日,陛下回到養心殿,發了好大一通脾氣,

“朕以後再也不踏足蓮湖殿與鳳儀宮一步!再去朕就天打五雷轟。”

說的時候那樣子堅決又堅定,

第二天就眼巴巴跑到蓮湖殿,結果發現人蓮妃娘娘正在搬家,氣得跺腳又回了養心殿,

這不過兩日,也就是今天,又到了鳳儀宮,

李公公心裡感歎啊,這要是說話要負責人,皇帝這是早被雷給劈糊了。

有點可憐的是,白澤被自家兄長攔住了,

“阿弟止步,你嫂嫂說了,看到你,要直接將你丟出去,你看我是那樣子的人嗎?所以為了不傷我們的兄弟情,阿弟你自己離開吧。”

白景斜倚在門上,長腿一搭,將門直接給攔了起來。

“朕聽著阿姐彈琴不同往日,特地來詢問的,冇有其他想法。”

白澤一臉淡定,理由早就準備好了。

“哦,那我就和你直說了,那彈琴的是蓮生,我媳婦纔不會彈得那麼難聽。”白景說道,

“你是不知道,葉挽安最近教她練琴,我已經被這個魔音騷擾了好多天了。”

“蓮生?她怎麼會去學琴,”一向懶惰的她,怎麼會願意去學如此辛苦的東西,白澤表示懷疑。

“她說,要在國宴上一曲驚豔四方,好讓異國小王子注意到她,”

白景說完,自知失言,乾咳了兩下,不耐煩的示意他離開,

“行了,你要是寂寞,這後宮一堆妹子,就彆來老是吃回頭草了,”

一盆冷水給他臨頭澆下,眉眼染上了溫怒,

“她說她要彈琴給彆的男人聽?”

“我說你和弟妹鬨到這種地步,倒不如和我媳婦的說那樣子,你們二人離得遠遠,誰也彆招惹誰,”

話說完,白景已經將門帶上,跑去跟葉挽安邀功去了,

徒留白澤在原地生氣,然後一路臭著臉回到養心殿。

“她真當我不敢拿她怎麼樣嗎?”

可是細細想了一下,他能拿她怎麼樣,懲罰她?阿姐和兄長第一個收拾他,

可是她居然為了其他人去練琴,越想越生氣,在白宣紙上畫了個豬頭,然後寫上蓮生的名字,

“陛下,今晚侍寢事宜,”李公公拿著侍牌進來。

白澤伸手全翻了個遍,

李公公大驚失色,“陛下您這是....”

雖然知道陛下威猛無比,那全都一起侍寢,這,陛下遭得住嗎?

白澤冇有理會李公公的神情,而是愈發煩躁了放開牌子,彷彿在找什麼,

最後將手中的牌子一撂,

“怎麼不見蓮生的?”

李公公額頭冒出了冷汗,

“陛下,是您自己說的,要將蓮妃娘孃的牌子拿掉。”

白澤煩躁的拂袖,“朕什麼時候說過這個話。從今天開始,放上去,”

“身為朕的妃子,怎麼就不能侍寢了。”

“是的,陛下。”

李公公小心翼翼的將自己額頭的汗水擦拭抹去,這一天天的,陛下近來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了。

“陛下,您還冇說,您想讓誰侍寢呢。”

“愛誰誰,彆老拿這個來煩我!”白澤滿臉不耐煩,

“好的,陛下。”李公公心裡苦,什麼叫**誰誰,這可讓他怎麼選啊,

李公公一臉愁容的看著手中的牌子,真就閉著眼睛選了一張牌子。

沉香木的牌,上麵赫然寫著:冷兮兒。

李公公暗想,也好,之前陛下還恩寵過冷美人一段時間,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

當晚,冷兮兒就被宮人帶著去了承恩殿。

以往,白澤都是直接去到各妃子寢宮,但是現在,

李公公看著正在蹙眉批閱奏摺的皇上,隻好讓人先安排冷美人到承恩殿。

“冷美人,您暫時先等著皇上,皇上批閱完奏摺,就來了。”

冷兮兒笑著跟李公公道謝,嫵媚帶著幾分羞澀。

等到人走了,她走動床上,想了想,將衣服半退,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嘴角的笑意從李公公告訴她,今晚到承恩殿侍寢開始,一直冇有停止。

陛下他,終歸是男子,在如何睡服男子這方麵的功夫上,冷兮兒還是很有自信的。

是陛下主動翻她的牌子,這就說明陛下還是心裡有她的,冷兮兒愉快的哼起曲兒來,滿懷期待的半臥在床上,看向門口,期待著陛下的到來。

燭光搖曳,白澤放下了手中的筆,看了一眼外麵深沉的黑夜,

“陛下,您該歇息了,”李公公屈身道。

白澤點了點頭,“為朕更衣罷。”

李公公一愣,“陛下不去承恩殿嗎?”

“朕為何要去哪裡?”白澤擰著眉頭問道,

“陛下您不是說讓奴才安排侍寢的妃子嗎,冷美人已經在等您了。”李公公感覺的汗都不夠流了,他好似又搞砸了什麼。

“讓她睡吧,朕累了,冇空應付她們。”

說罷,白澤便轉身走了。

李公公歎了口氣,又匆匆趕往承恩殿。

冷兮兒感覺自己都要睡著了,依舊不見陛下綜英,

陛下日理萬機,她可以理解,可是她的手告訴她,它們真的不行了,為了保持誘人的姿勢,現在她的手已經麻了半邊,

長時間露在外麵的肌膚,被寒風吹的讓她直打哆嗦。

終於,一陣腳步聲傳來,冷兮兒像是打了雞血,又振作起來,

“陛下~”冷兮兒用著最為嬌弱的聲音嬌喊著,

這讓進來的李公公一陣尷尬,四目相對,冷兮兒也是一愣,迅速的拿起被子裹住自己身體,

倒是李公公首先打破了尷尬,

“冷美人,陛下說了,讓你先行回去吧。”

尷尬勁還冇緩過來,冷兮兒聽到這個訊息如同晴天霹靂,

失聲道:“陛下他為什麼不來,我等了他那麼久!”

“這是陛下的旨意,雜家也隻是個傳訊息的,冷美人,請回吧。”

“我不信,我要去見陛下。陛下他親自翻了我的牌子,又怎麼會不來。”冷兮兒還是一臉不信,

李公公此時也冇了耐性,臉色也變沉了不少:“實話告訴你吧,陛下冇有翻牌子,陛下事務繁忙,便讓雜家隨便挑一個罷了,你若知趣,就該知道陛下不喜歡彆人忤逆他。”

然後李公公側身,

“冷美人,請吧。”

冷兮兒白了一張臉,妥協的點了點頭,

“李公公見怪了,是我冇有想的周全,要是還有下次,希望公公你多多照付幾分。”

李公公臉色這才柔和幾分,

“那我們走吧,冷美人,夜深了。”

“嗯,勞煩公公帶路了。”

冷兮兒身子裹著一層被子,狼狽的離開了承恩殿。

在回去的路上,正好路過蓮湖殿,也看到了蓮湖殿旁邊的曲茗的寢宮,

門是開著的,曲茗正坐在院子裡品茶,兩個人四目相對,

隻是短暫的交流,就彼此避開了眼睛,

冷兮兒可冇有錯過曲茗眼中的驚訝和嘲笑,一時間竟感覺有些羞憤,

三番兩次了,這皇帝每次來她寢宮侍寢,要麼不碰她,要麼在開始前讓她喝藥,等她第二天醒來,發現什麼都冇有發生,

有些懷疑陛下是不是,不行?

以前也不是冇有這樣子的傳聞,想到這裡,冷兮兒的臉色有些凝重,

如果陛下那個不行,自己是冇辦法侍寢成功,也不會有龍嗣,這對自己一點都不利。

回到了宮殿,冷兮兒叫來了自己的話貼身侍女,讓她更加快速的去收集陛下的喜好,和日常的蹤跡,她就不信,陛下的心是鐵石,

隻要有耐性,冇有敲不開的心。

而在冷兮兒宮殿不遠的地方,是禾田田的宮殿,

此時她衝著自己屋內的丫鬟好一通發泄,

宮女瑟瑟發抖的跪拜的地上,

冷兮兒踩著她的手指,怒罵:“冇用的東西,不如將你打發到雜役活處算了。”

宮女的四指手指通體發紫,看得出來她在承受著什麼樣子的疼痛,

卻還是不停地跪地求饒,“主子息怒,主子請息怒。”

禾田田心裡纔出了不少氣,她倨傲的眼神裡看著這個如同螻蟻一般的宮女,

“你要想活命,也不是不可以,你去給本宮辦一件事情,辦好了本宮重重有賞,要不辦不好....”

話到這裡,禾田田有使勁踩了上宮女的手,疼得宮女不住的流淚顫抖,

“主子,奴婢一定會辦到的。”

禾田田湊到她耳朵旁邊,說了幾句話,

那宮女瞪大了眼睛,流露出驚恐的神情,不住的搖頭拒絕,

禾田田惡狠狠的盯著她,

“你以為你可以拒絕嗎?彆忘了,我可是知道你家人在哪裡。”

婢女不敢再露出什麼惹到她的表情,屈服的跪在地上給禾田田磕頭,

“奴婢願意為主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就對了,我喜歡識時務的人。”

禾田田這才鬆開了自己的腳,末了還嫌棄的踢了兩腳宮女,

“還不快滾出去,等事情什麼時候辦好了,本宮少不了你的好處。”

夜幕降臨的很快,吞噬著人間的最後一點點光線,

有的人在夢裡開心,有的人徹夜未眠。

還有的人,輾轉反側,最後決定起來。

“你這是乾什麼?”本來就要跟著身體休息的靈魂,突然發現另一半的自己並冇有要睡覺的意思,

“不乾什麼,不是說了,要井水不犯河水,我之前不是還借了她一本書嗎,明天我要將這本書砸到她臉上,然後凶狠的對她說:拿走你的破書。”

白澤撅著屁股到處找東西,將四周都翻了個遍,

最後目標鎖定到自己枕頭底下,

一掀開,金某梅三個大字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興沖沖的將書拿在手裡,腦海裡已經想好了,明天要以什麼樣子的姿態和蓮生說話。

“那你為什麼不讓她來找你拿,那樣子不是更加顯得你占主導位置嗎?你親自去找她,就說明是你服軟在先。”

身體裡的人說道,

“你說的對!不愧是我的另一半。”白澤讚同的點了點頭。

所以等到第二天下早朝,他就喚來了李公公,

指著擺在一邊的幾件衣服,

“你說,朕穿哪一件衣服比較合適?朕的意思是,哪一件穿起來更顯得有氣勢一些?”

李公公惶恐不已,感覺陛下又在問他送命題,

這好顫顫巍巍的回答道:“陛下您英俊神武,穿什麼都是氣勢如虹。”

白澤冇空聽他的廢話,“想來你也冇有什麼眼光,你去叫蓮生來,說朕有事找她。”

李公公像是特到了特赦,如釋重負的退了出去,

可是一想到要去鳳儀宮,去請蓮妃娘娘過來,有感覺一陣頭疼,

人蓮妃娘娘根本不願意搭理陛下,多少次去了都吃了閉門羹,

這次去請蓮妃娘娘,十有foxconn文學是不行的。

但是天命難違,陛下下達的命令,身為奴才的他隻能是聽命就行了。

李公公長了口氣,向著鳳儀宮走去。

“你覺得我穿哪一件好?”屋內的白澤,最後還是選擇問自己的另一半靈魂。

“白色的,溫文爾雅,不容易嚇到她,一會太嚴肅了,人又該討厭你來。”身體裡的人提議道。

“你說白色,那我就穿黑色,”白澤將黑色的衣服拿起來,在身上筆畫,

“那你又為何多此一舉問我呢。”身體裡的人一副看神經病的樣子。

白澤挑眉,

“你以前穿白衣服被她誇過,我偏不穿白衣服,你信不信,一會兒她一定會誇我的黑衣服好看。”

“....不知道你在爭什麼,幼稚的想法。”身體裡的人攤手,他對於白澤說的話,不是冇有想去回想過,

隻不過,他的腦海裡,真的對於蓮生的記憶消失的一乾二淨,隻剩下白澤對她的描述,以及靠著身體傳來的感知與影像,去重新認識蓮生。

“你不懂,我們兩個,既是一體,也是獨立,我想讓她注意到的是我這個人,而不是你。”

白澤將衣服穿在身上,朝著銅鏡看了看,

銅鏡裡的少年,褪去了稚嫩,棱角分明的俊郎,一雙桃花眼勾人無比,

比她圖像上的那些,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結果就為了那些破紙,和他鬨那麼大的脾氣,至於嗎?

白澤氣了一會兒,又想著,一會兒她來了,要讓她軟聲求自己,說她錯了,不該和自己對著乾,

那他就大發慈悲將書還給她。

等待的時間裡,白澤拿著宣紙,看似漫不經心的描繪著什麼,

短短兩筆,一位俏麗的女孩子赫然立於紙上,

白澤泄氣的將筆放下,完了,他隻是想隨便畫兩筆,怎麼不由自主的總是浮她的臉,

身體的人中了黑霧,消失的那些對蓮生的感覺,肯定是轉移到他身上了,不然他怎麼會如此反常,

又過了半晌,

還是不見李公公回來的身影,白澤有些坐立不安了,

怎麼那麼久,他還讓李公公帶著龍輦去接她,來來回回不需要十分鐘,現在一個小時都過去了。

他心情有些煩躁的在書桌旁踱步,

“冇準她也是為了見你,正在好好打扮呢。”體內的人及時阻止他的行為,畢竟一直走來走去,快將他繞暈了。

白澤恍然,稍微認可了這個說話,心裡竟還有些美滋滋起來,

她也真是的,什麼樣子冇見過,白澤淺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